现代新闻

MODERN NEWS

欢迎来电咨询

0571-28969999

【现代回眸】时光里的现代之『一个商标的传奇』

发布时间:2021-02-25 13:06

详细介绍Detailed introduction


编者按:

回观历史长河,数不尽的风云变幻,跌宕起伏。一代代现代人锲而不舍,敢为人先的企业精神,书写着32年的非凡长卷。时至今日,现代集团勇立潮头御风行,大步迈向新时代!现代人紧跟时代步伐,乘势而上。

让我们在踏浪前行的同时特推出《时光里的现代》系列专栏,与大家一起回望初心,重温现代的故事。以史为鉴,守护现代精神。

大事记2003年,中国现代与韩国汽车巨头——韩国现代签订了制造以及销售类别现代商标转让协议,开创了中外商标合作的先例,影响颇深,并记入史册。

一个商标的传奇

——开创中外商标合作的先例

三十年来现代流传的故事很多,但能称得上是传奇的,莫过于那场与韩国现代之间的商标合作了。那是第一场国内民营企业与国际品牌的合作,第一次由知识产权带来的双方巨大共赢,是现代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20033月,中国现代和国际汽车巨头——韩国现代签订关于汽车制造及销售类别现代商标转让(合作)协议,约定:中国现代授权韩国现代在中国使用汽车制造及销售类别的现代商标200335日,现代联合集团投资成立浙江四通汽车有限公司,这是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在浙江省的首家4S店。

这次品牌合作使中国现代获益良多,开创了中外商标合作的先例。后来,该合作案例被编入我国多所院校和韩国一些院校的MBA教科书中。

第一回:北京初会

1992824日,中国与韩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,结束了两国长期互不承认和相互隔绝的历史。中韩建交之后,当时中央一个重大的举措就是同意两国合资建厂。2002年,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贾庆林拍板,将中韩合作建立的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作为一号工程,但在完成基本建设准备投产了之后,发现了商标问题,经过去国家工商局查实,了解到现代集团持有现代商标。

了解到章鹏飞是农工民主党杭州市副主委,也是杭州市政协委员,已任国家政协主席的贾庆林找到当时全国人大副委员长、农工党中央主席蒋正华,通过他找到了农工党杭州市常务副主委方治平。

那时,方治平恰好在北京参加农工党全国代表大会,得知具体情形后,他马上打电话给章鹏飞。

他们是通过国家商标总局查到了当时现代商标的持有者章鹏飞,然后又查到章鹏飞是农工党民主党员,于是,通过农工党中央这条线找到我,让我和章鹏飞联系一下。

我就打电话给章总,让他马上到北京来。他到了以后,我就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,让他尽快去见领导。

事实上,到北京去之前,章鹏飞已经跟北京现代有了一段时间的交往了。北京现代要求现代集团转让商标,但对现代集团开出的条件——参股或为每一辆售出的车辆交商标管理费——无法接受,因此,一次次谈判都没有结果。

这次,领导出面告知,与韩国现代合作是当时北京的一个汽车发展战略。章鹏飞才知道现代商标转让事件,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国家政府行为。得知这件事情的重大意义,他马上表态:

我可以全部交出去,一分钱都不要。我愿意将这个商标奉献给国家,没关系。

章鹏飞没有趁机开出高价,也没有提出其他对自己有利的条件,他什么都没有提,干脆利落地表示愿意将现代商标奉献给国家,这一点深深感动了将他召到北京的方治平。

当然,在对外合作的基础上,对我国企业的品牌进行必要的保护,也是领导层面所考虑的问题。在现代汽车商标的转让中,一方面既要体现一个中国企业应有的支持态度,另一方面,在转让过程中也要遵守市场规律,遵守公平交易的规则,达成双方共赢。这是一个基本的态度。

第二回:非常会议

2002年的10月,杭州桂花飘香的季节,现代集团召开了一次非同寻常的会议。参会人员有章鹏飞董事长、徐一宁书记、现代广告公司赵挺总经理、董事长助理王源。除了他们之外,还有一名法律顾问。他们要谈的,就是现代汽车商标转让的问题。

韩国现代通过政府高层领导来试探,寻求合作,这肯定是一件大事情。按照当时商标法,如果构成侵权行为,特别是像汽车这样的商品,根据国家工商局的有关规定,将以销售额的20%作为赔偿。据当时情况预计,现代汽车一年的销售额可以达到一百亿元,那么也就是一年得送出二十亿元。那还得了?

看来,必须转让。

但另一个讨论的重点,是关于这次非诉讼的法律谈判。此次现代的知识产权的问题,主要是民法和经济类的交流与沟通。在这方面,应该如何应对?怎么才能既转让商标,又合理合法保护自己的权益?经过深入讨论,章鹏飞想到可以从品牌提升出发,给现代一个走向国际的机会:

当初他们现代来找我们协商的时候,有人提议让我们出价两亿人民币,但我们做了很大的让步,我们是这样考虑的:一方面要支持我们国家汽车工业的发展,另外还要考虑我们企业今后和国际品牌的合作,最后得到了我们集团所有员工的支持。通过和国际品牌的嫁接,把我们的品牌从中国走向国际,这也是一种比较好的渠道。所以我们的让步也是值得的。这件事在我们的发展史上,应该也是比较值得自豪的。

第三回:章徐会晤

2002年的12月份的一天,杭州下起了大雪。雪花纷纷扬扬落下,或飞翔,或盘旋,或直直地快速坠落,隐没了种种物体的外表,使天地溶成了白色的一体。章鹏飞望着白茫茫的天地间,独自伫立沉思。北京现代汽车公司董事长徐和谊,此时正飞到杭州来,拜访现代集团,并将与他进行一次当面交流。

这会是一次怎样的见面呢?

下午,徐董事长的团队到了。章鹏飞极尽地主之谊,北京来客亦诚意满满,双方谈了很长时间。整个沟通过程,各自给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即便商标转让事件结束几年后,章鹏飞到韩国回访,得到了最高规格接待,但是,他仍然时不时地想起那个大雪纷飞的下午。

徐和谊董事长的思维方式以及工作状态,让我们都非常感动。

第四回:拉锯谈判

20031月下旬,韩方来了两位工作人员:王秀福,北京现代汽车公关策划部部长,是一个有国际视野的经营人员;张佳西,北京现代的法律顾问,专业的民法律师。当时,作为现代集团董事长助理的王源,代表章董出面与他们谈判,前后共三天。

谈判最终归结于一点:双方是否能够考虑北京现代不以现金的方式来支付对价,而以运营经销汽车来使现代集团获得利润。

那时,正是国内汽车销售的一个爆发期,一家汽车公司一年正常的利润应该在300500万之间。北京现代希望给现代集团一定量的汽车品牌旗舰店资源,让现代集团通过汽车整车的销售服务来获得利润,变相支付商标对价。

现代集团内部就此展开激烈讨论,一般认为这个提议对现代而言,有些为难之处,因为现代对汽车行业产生利润的模式与环节都还不了解,怕做不好。但章鹏飞认为,如果按照北京现代的提议,双方展开良好合作,能够使集团的产业获得进一步扩张,在现金流方面也会有良好的弥补,还能培养出一个营销方面的队伍,倒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最终,在这场持续三天的拉锯战谈判之后,章鹏飞做了适当让步。双方达成共识:现代集团无偿转让汽车商标给韩国现代,韩国现代在汽车业务经营上给予现代集团一定的支持与帮助。

第五回:结局圆满

时任浙江省工商联合会副会长郑明治,依稀记得徐和谊董事长又来杭州时,正是大雪初晴:

我记得那时是下雪的,雪还比较大。北京现代的徐和谊董事长来到这里,我代表省工商联参加接待,就在西子宾馆。整个过程中,我一直想着如何化干戈为玉帛。那天下午,大雪过后,天气微晴,阳光很好。借着你看,天公作美,雪都在融化,我们的矛盾难道不可以化解?我们双方难道不可以合作共赢?

不知是不是郑明治会长的一番言辞打动了北京现代,那段时间,谈判事态逐渐明朗,双方的意愿得到尊重。终于,这一艰辛的商标合作谈判,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经过一系列繁琐反复的操作,两年半后,现代集团终于顺利将汽车汽车零部件的商标品牌转让给韩国现代。相关负责人何杭生说:

2003年,我就开始处理这个事情。在转让商标的过程中,我印象最深的是,有时在一个星期里,我们飞北京就要两三趟。比如,协议签订需要马上盖章,我人在北京来不及回杭州,就打电话叫我们管公章的同事坐飞机到北京来盖章。

幸好,在漫长的商标转让手续办理的同时,现代的四通汽车4S店也开得红红火火。

对现代而言,通过这次商标转让合作,一方面提高了企业声誉,获得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,另一方面也充分体现了现代商标的价值,在国内首创了民营企业参与国际竞争、提升国内自主品牌全球价值的新模式,也在社会上引起了一股商标注册的热潮。


小结现代的商标注册与转让合作,不仅是现代对外的一次重大尝试,更是中国史上的第一次合作尝试,不仅提高了企业声誉,更为国内自主品牌提高了商标的意识与价值,影响深远。

-END-

编辑:小钰

CV:品牌中心楠楠

am8亚美app苹果